莫腾森:电影院可能是目前最安全公共场所

莫腾森:电影院可能是目前最安全公共场所
原标题:我梦中的电影殿堂|莫腾森:电影院可能是目前最安全公共场所
  2020年对于全球电影业来讲,不啻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。如果说,以华纳、迪士尼为代表的好莱坞电影公司,本着自救的目的,想出了加速布局流媒体的策略,靠着转战线上平台,或多或少挽回颓势的话;那么,以AMC院线、Regal院线等为代表的欧美影院和放映行业,则结结实实地遇上了迎头痛击,更要命的是,它们至今仍泥足深陷,未见曙光乍现。时值2020年年末,德国和法国政府早已宣布,全国境内的电影院都要关闭至明年一月中旬才有可能重启。而英国伦敦地区本月也再度进入紧急状态,所有电影院再度大门紧闭,不知何时才能恢复营业。
  日前,英国电影学院(BFI)盛邀全球范围内多位知名导演,以“我梦中的电影殿堂”(My Dream Palace)为题,畅谈各自心中最为难忘的一家电影院,地点不限。他们希望能借这一系列纪念文章,来提醒世人切勿因这短暂的告别,而忘记了大银幕曾带给过我们的快乐时光。
  我们选取其中部分迻译刊出,以下这篇出自出演了《指环王》(The Lord of the Rings)、《神奇队长》(Captain Fantastic)、《绿皮书》(Green Book)等影片并在2020年推出长片导演处女作《陨落》(Falling)的美国人维果·莫腾森(Viggo Mortensen)。

  维果·莫腾森
  上世纪60年代初期,母亲经常带我去看电影。我们当时生活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,去的电影院,都是那种旧式的大型电影院。1930年代的风格路线,铺着红色的地毯,装修考究,银幕宽阔。在这种电影院里看电影,才算是看到了电影最真实的样子。
  那几家大型影院都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的拉瓦尔大街(Lavalle St)上。整个一条商业街上,我估计当时有十五到二十家电影院;所以对于爱看电影的人来说,那真是很具吸引力的一个地方。我们爱去的电影院里有大使电影院(The Ambassador),它占地很广,门脸也很漂亮。

  大使电影院
  还有位于全城正中央的纪念电影院(The Cine Monumental),我们也常去。那时候,它一下子就能容纳将近两千名观众。还有位于七月九日大道上的方尖碑电影院(Obelisc)和它附近的都会电影院(Cine Metro),后者是全城最豪华的影院,银幕极大极棒,可容纳观众两千五百人。

  纪念电影院
  1963年,我们在都会电影院里看了《阿拉伯的劳伦斯》(Lawrence of Arabia),我妈就此迷上了奥马尔·沙里夫(Omar Sharif),再加上后来的《日瓦格医生》(Doctor Zhivago),沙里夫成了她魂牵梦萦的偶像。至于我,反倒是对《阿拉伯的劳伦斯》里他骑的骆驼更感兴趣,很想知道坐在那上面究竟是何感觉。那时候我才四岁,已经完全掌握骑马这项技能了,但还从没有骑过骆驼,感觉那应该会是和骑马完全不同的一项巨大挑战。

  《阿拉伯的劳伦斯》海报
  现在回想起来,我印象最深的是我母亲看电影时一直都很重视故事。她和我聊电影聊的最多的也是故事本身,而这也影响了我日后对电影的态度。她总爱跟我介绍故事里又发生了什么,银幕上呈现了什么,没有呈现什么,对白说了些什么,又有什么是没有明说出来的。类似《阿拉伯的劳伦斯》这样的电影,放到一半的时候会有幕间休息,她会带我去大堂里买点喝的,顺便就聊聊电影里的故事。
  所以我很不喜欢那种拿观众当傻瓜的电影,镜头、表演、故事或者配乐都恨不得要直接跳出来告诉你该怎么想、怎么感受。我不喜欢这样。如果我对你所做的有兴趣的话,其实你根本用不着担心,我会主动参与进来,参与到你的叙事之中,主动填补上故事里的空白,而且乐在其中。这些,全都是受我母亲的影响。
  距离我们一起去看《阿拉伯的劳伦斯》十五年之后,终于轮到我主动了。我对母亲说:“我们去看电影吧。”因为在那之前,说这句话的人,一直都是她。那一次,我们去看的是《猎鹿人》(The Deer Hunter)。
  我们又有了同样的对话。我那时候还没开始当演员,所以关于电影技术层面的东西所知尚少。但我懂故事。我们围绕着《猎鹿人》的故事展开了对话。“克里斯托弗·沃肯(Christopher Walken)演的那个角色会在西贡做些什么事情?他的日常生活是怎么样的?在当地有没有朋友?”看《猎鹿人》,我们会聊这些,几乎就像是某种编剧工作会议,围绕剧情展开,感觉就像是两个很专业的电影发烧友。
  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。自疫情开始以来,只要马德里的电影院开着,我总会时不时就去一次。戴好口罩,遵守社交距离规定,基本上还在上映的那些片子,我全都看过了。我感觉还挺好的,和在家里没什么两样。事实上,我觉得这种时候去电影院看电影,可要比逛街什么的更安全;电影院可能是目前最安全的公共场所了。我爱去电影院看电影,我会继续坚持下去的。
  我估计这个冬天大家都够难熬的。对于许多人来说,想要在身体和精神双重层面上,暂时摆脱这种被迫居家的生活状态,最安全最积极的办法之一,应该就是去电影院了。我今年第一次自己当导演,拍摄了一部剧情片《陨落》。它不仅有机会在影院上映,而且反而还获得了相比平日更长的档期。

  《陨落》海报
  对于我们这些讲述电影故事的人来说,虽然整体形势糟糕,但凡事还是应该多往好处想,而且还要学会感恩,越是到了这种时候,具有原创性的独立电影故事反而获得了比平时更多的关注,这样的机会来之不易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邓健